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新闻热线:0577-67898890 广告热线:67810777 | 关于我们 | 旧版
您当前的位置 : 文成新闻网  ->  文化  ->  原创专栏  ->  文学  -> 正文文学

回忆小牧童时的“烧烤”(散文)

□  程斌
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29日 来源:文成新闻网 查看评论



   少时候,?#39029;?#24819;,故乡和家乡到底有什么区别,后来经历多了,觉得也许离家乡久了,家乡就变成故乡了吧。你看诗圣李白抬头见到一?#32622;?#26376;,?#31361;帷?#20302;头思故乡”,“独在异乡为异客”的王维每逢佳节,?#31361;?#24819;到远方的兄弟。
   作为一个长期飘泊在外游子的我,二十年前在外地一个单位上退休了,终于无事一身轻有空回了一趟故乡——刘基故里文成。此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吹了已近二十年了,一下车只见昔日破败落后小县城,处处高楼林立,宽敞的县前街两?#26376;?#26641;成荫,处处鸟语花香,街上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还不时看到一对?#38498;炷新?#22899;依偎在街旁树荫下专为游人走累了而设的靠椅上窃窃私语。街上五花八门的商铺林立,各种吃的、穿的、用的、玩的商品,琳琅满目,应有尽有,看得我眼花?#26376;遙?#23478;乡变了,变得我?#34892;?#19981;认识了,故人说“近乡情更?#21360;保?#32780;我却是觉得近乡更兴奋啊!
   因为我的?#25913;?#26089;已去世,回乡第一站就是看望我那已白发上头的大哥。大哥住在离县城十几里的山上——百丈漈镇底大会村,百丈漈以前属山水相连的南田区管辖,人云“九都(南田)九条岭,条条透天顶(天顶湖)”,红枫古道(即大会岭)是其中的一条,以前百丈漈到县城不通公路,山民们常常把木柴、笋干、草药及瓜?#35828;?#23665;货翻山越岭,踩着陡峻崎岖?#40644;?#30340;山路挑到县?#20392;?#21334;,再买点油、盐、酱、醋及咸带鱼之类的物品回去。现在可好了,百丈漈到县城早就有班?#20302;?#34892;,听说大会岭红枫古道仅供游人登高?#22836;?#29992;,整条道路铺上整齐划一的石板,途中还建了几个小驿站,有茶水供游人休息享用,每到红枫节,?#27492;?#38477;后枫叶最红的那几天,有成千上万的游客?#28216;?#24030;、瑞安等地赶来登山?#22836;悖?#36825;成了文成旅游的一大亮点。曾经作为多?#38395;?#30331;高山?#22353;?#30340;我,一是想试试自己的脚力,二是想重拾儿时的记忆,于是我从县城附近的花园村出发,重新登上这条红枫古道,此时正是“莺飞草长”的四月天,虽然路上很少看到行人,更看不到“停?#24213;?#29233;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美景,却欣赏到古道两?#26376;?#23665;遍野的如火如霞的?#25104;?#32418;,还不时听到一对对黄鹂或布谷鸟在树上跳来跳去相互“对歌”的啼鸣声。
   此路,我少时候,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能登顶,如今我却走了二个多小时,真是岁月不饶人啊。
   到了大哥家正是中午时分,为了陪我,大哥还邀来几个我儿时的伙伴,这几个过去衣不蔽体,成年赤着足的小伙伴,如今都成?#22235;?#36807;花甲却衣着光鲜的体面老人了。大哥的午餐十?#22336;?#30427;,餐桌上除了鸡鸭猪肉外,还有过去山里?#22235;?#24471;一见的大海?#28023;?#22823;螃蟹,小黄鱼,我问大哥,这些海鲜你是从哪里买的,大哥说,这些都是从?#38236;?#20892;贸市场买的,现在交通方便,卖?#20197;?#19978;起得早,到瑞安东山水产城采购来的海鲜,来回只要二个小时,?#20197;?#19978;八点去农贸市场买时,这些螃蟹,大海虾都还是活蹦乱跳的,坐在我左边的儿时玩伴乌田说,你们城里?#22235;?#21507;到的,我们这里全都?#23567;?#20356;儿阿忠说:“现在城里农村没有两样了,本村过去因为穷,全村大部分青壮?#22303;?#37117;外出打工谋生了,?#28304;?#21439;里响应习主席“?#36255;?#38738;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号召,发?#35895;?#21439;生态旅游业后,现在外出的大部分都回来了,因为我们村有棵取之不尽的“摇钱树?#34180;?#21363;全国闻名“中华第一高瀑”百丈漈景区,每天?#21019;?#26053;游的各方游客应接不?#23613;?#20110;是有的办起了农家乐,有的开起了咖啡馆,有的当起了导游……几年下来,大家的钱包都?#29287;耍?#36825;都是党的改革政?#21510;?#21834;……”
   大家边吃边?#24403;?#31505;,喝着大哥自酿的糯米酒,一杯一杯复一杯,众人对饮山花开,?#38498;?#24471;不亦乐乎。而早就吃惯了城里海鲜等美味的我,唯独对餐桌上的一碗清煮的豌豆情有?#20048;櫻?#34987;?#39029;?#30340;?#36127;?#30871;底朝天了,知我者,大哥也。
   我和大哥及席上几位儿时的伙伴都出生在解放前,那时候,家家过的都是衣不蔽体,食?#36824;?#33145;的苦日子,我们到七、八岁,不但上不了学,还得为?#25913;?#20998;忧,一年四季赤着足赶着家里的牛羊去山上放牧,在冬天里,因寒风?#22374;牽?#30772;衣单薄的我们,只得在山上去找来干柴枝烧起火堆相互取暖。然而,令我们最高兴的是春暖花开季节,不但牛羊在山上可以吃到青青的嫩草,而且我们这些从来在家里吃不到任何零食的小不点儿,也能吃上难得的“烧烤”了,解馋的办法是,几个小伙伴各人?#20302;?#22320;到自家菜园里摘来一棒已成熟的豌豆,接着大家分工,一人去捡干柴枝,一人去砍一株小竹竿和两根小?#26223;簦?#25226;小竹竿破开,然后削成一条条的?#36214;?#30340;小篾丝,另外两人把剥出的豌豆一颗一?#31983;?#22312;篾?#21487;希?#20570;成一串串很像碧玉翡翠做成的项链,然后把两根小?#26223;?#25554;在地上搭成一个“人”字架,把豌豆串?#20197;凇?#20154;”字架上,最后烧起火堆,慢慢地去烤,过了十多分钟,听到“扑哧扑哧”的声响,?#25346;?#23601;熟了。大家?#38647;?#21507;(其实也不必抢,每人都能分到一串或二串)那种又?#38047;?#39321;味道,真的好吃极了,?#28909;?#20170;城里的羊肉串要好吃得多。吃完后,小伙伴们互相对视,禁不住哈哈大笑——个个都成了“小包公”了,因为脸被烟火?#20339;?#24471;黑黑的。而嘴巴也吃的更黑。于是我们只得去找附近有水源的小溪坑,把脸洗干净了,不然回去被?#25913;?#19968;顿责骂是免不了的。
   此时,太阳已经快下山了,牛羊也吃饱了,于是我们哼着“二小放牛”的曲儿,高高兴兴赶着牛羊回家了。

 
 

N 编辑:张嘉丽责任编辑:张嘉丽
点击排行

关于我们 | 总编信箱 | 网站动态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帮助信息 | 记者?#38497;?/a> 全站导航

  • 相关链接